-

賀季和賀家三大高手,立即灰溜溜地走了。

包括賀家三大高手在內,冇有人敢多說一個字,敢多放一句狠話!

黎洛看著王東的背影,無奈一笑,賀家這次還真是出了昏招啊!

比強勢,這傢夥怕過誰?

她看著王東說道:“這樣會不會徹底的激化你和賀家的矛盾?畢竟你現在也並不想和賀家徹底交惡……”

“我知道,但這事不能妥協的,誰妥協,誰就輸了。”

王東指了指椅子,霍子甲立即屁顛屁顛地幫他搬來一張椅子。

在院中坐下後,王東才搖了搖頭,道:“洛姐,你也知道,現在各方都在盯著我,要是我服軟了,恐怕各種麻煩事會接踵而至。”

“所以,我寧願和賀家當麵鑼對麵鼓地乾一架,也不會選擇聽從賀家的安排。”

“去賀家?嗬!進了人家的地盤,想要出來恐怕就冇有那麼容易了。”

“而且你也知道我的脾氣,真在賀家受了什麼氣,說不定就會當場掀桌子!”

“在賀家掀桌子和在這裡掀桌子,是不一樣的!在賀家掀桌子,那可就真的連半點迴旋的餘地都冇有了。”

黎洛微愣。

沉吟了一下,她便明白了王東的意思。

在賀家掀桌子,這可比給賀知年安排死亡倒計時還嚴重。

隻要王東出手,賀知年就還有救!

但是,如果王東真的去賀家,那鬨翻了可就真的是死仇了。

不是王東死在賀家,就是賀家從臨海消失。

而且,現在龍虎山、武當山都對王東虎視眈眈。

一旦王東有半點退讓,估計他們會不斷煽動臨海的家族和王東作對。

正麵的敵人不可怕,但是涉及到炎國官方和一些規則的話,就有些麻煩了。

所以王東是不能給他們這種機會。

“你覺得賀家不會真的動你?”黎語看向王東,還是有些擔憂道。

現在在臨海,他們還勢單力薄。

除了一個景萬霖還能信得過,今天新結交司徒家以及那些認王東做老大的的紈絝子弟,他們身後的家族他們代表不了,態度如何,還待考察。

但是,王東卻絲毫的不擔心。

“之前我不確定,但現在我很確定,他們不敢的。”

王東看了一眼黎語,笑了笑道:“要是他們敢和我徹底撕破臉皮的話,來的就不是管家了,而是賀家真正隱藏的實力!”

“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為了我這麼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冒著滅族的危險,太不值得了!”

他十指鑲嵌,撐著下巴。

“既然他們已經選擇退了,接下來他們也隻能選擇退……”

“且不說他們害怕被人黃雀在後,單單一個賀知年,就夠他們受的了!”

“畢竟,賀知年的生死掌控在我手中,而賀知年,是賀家老爺子最喜歡的孫子!”

“雖然我不知道這傢夥到底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能獲得賀家老爺子的喜愛,但他要是死了,那賀家可就真的無寧日了。”

“所以,他們不敢的!”

話落,他還慵懶地舒了舒懶腰。

聽了王東的分析,黎洛這才徹底放鬆下來,最終的笑容也漸漸綻放開。

她一直擔心柳傾城的事情,會讓王東的道心和心性受到影響,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了,這傢夥依舊是以前的他!

隻是,現在的他,已經懂得控製鋒芒了。

“行了,洛姐,晚上也冇什麼事了,你準備一下,咱們也回去吧!”

王東扭了扭脖子,道:“咱們住大彆墅去,至於醫館,嗯,交給霍子甲和老郭就行了!”

聽到這話,霍子甲和郭保坤頓時淚流滿麵啊!

這有必要說出來嗎?有必要嗎?

你當我們買不起彆墅是吧……買不起一手的,我們還買不起二手的嗎?

黎洛點了點頭,交代了賀子甲和郭保坤一些事情後,便和王東一起回了彆墅。

果然,林詩倩和黎語就在彆墅裡,兩人回到彆墅的時候,黎語和牧琳菲剛洗澡出來,兩人頭髮還濕漉漉的,但看上去格外的養眼。

至於林詩倩,還在浴室幫柳傾城洗澡。

王東和她們打了一聲招呼,又讓她們幫著林詩倩照顧一下柳傾城,自己便在一樓隨便找了一間房間,悶頭就睡。

……

與此同時,魏家。

大廳中,魏榮勳手撐著柺杖坐在大廳,他雙手撐著柺杖,老臉冇有半點血色,連呼吸都變得有些粗重起來。

顯然,回到家後,他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

王天風就站在他的身邊,正在幫他把脈,一張臉卻格外的陰沉。

明明在他救世堂的時候,魏榮勳的身體已經有好轉了,但剛回到魏家老宅,魏榮勳的病情竟然在急劇惡化。

而惡化的原因,他竟然冇有半點頭緒。

“爺爺,查清楚了。”

這時,門外傳來了魏詩意的聲音。

他手中正拿著一個檔案夾,快步走進了大廳,看著魏榮勳道:“我爸那邊來訊息了,說平凡醫館的那傢夥,就是從靜海過來的。”

“好像還是什麼龍虎山、武當山都頭疼的傢夥。”

“這是他的資料,你看一下吧!”

然而。

魏榮勳卻冇有接魏詩意手中的資料。

他的老臉先是呆滯,然後是錯愕,最後是惶恐、焦躁……

一開始隻是懷疑而已,所以他們都幾乎冇有相信王東的話,認為他是在胡說八道,但現在聽到這個訊息,魏榮卻隻覺得自己是個白癡!

王東說什麼來著?

這個鬼地方不乾淨!

他回來的時候就打算搬走,但架不住孫女和王天風的苦勸,他這才留下來,冇想到這一留下來病情就急劇惡化!

現在確定這王東就是從靜海過來的王東,那他說的肯定是真實的。

想到這些,魏榮勳隻覺得脊背發涼,腦袋一陣嗡嗡響……

既然是他,那他說我活不過三天,那肯定是活不過三天的,不能再在這鬼地方呆下去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來人,備車,給我備車!”

魏榮勳在王天風和魏詩意滿臉的錯愕中,拄著柺杖怒喝道:“管家死哪裡去了?快點給我備車!”

“我不要呆在這裡了!送我去臨海彆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