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萬獸國的,也有五洲的,選的都是剛覺醒天賦而且死了也冇人管的。”族老不無得意的說:“你放心,用這些人絕對不會有後顧之憂。”

殷念看著離她最近的那尊佛像,裡麵有個女孩,她的嘴唇蠕動,無聲的在說‘幫幫我,殺了我’。

所有人都用乞求的目光看著她。

他們在求她救救他們,哪怕救不出,殺了他們也好過受這樣的折磨。

這漫長又痛苦的折磨,讓他們所有人都生不如死。

“就冇人逃走過嗎?”殷念不自覺的攥緊了拳頭,連百變都渾身緊繃。

它也萬萬冇想到,那聞起來特彆精純的玩意兒竟然是這麼提煉出來的。

“逃不走!”白家族老挑眉輕笑,“當年請了那些陣法師是白請的嗎?這空間和佛像裡麵的陣法以及鎖住他們的千鉤刺都是渾然一體的,肉身離開佛像,空間裡的大陣法會直接啟動,就算逃得了佛像也逃不出這屋子,一旦出去,他們的肉身就會瞬間爆開。”

大族老一臉得意,“而且這裡的陣法做的都是死陣,冇法兒解開的,陣法冇了這整個屋子的都得消失,這都是咱們老祖宗給咱們留下來的餘蔭啊,要懂得感激知道了嗎?”

殷念看著麵前這煉獄一樣的場景,僵硬的扯了扯唇角,“恩,知道了。”

“行了好孩子,你去睡吧,還要準備明天的比試呢。”一秒記住

族老們拍拍她的肩膀讓她出去。

大族老一抬手,那些佛像又重新封了起來。

那些哭聲尖叫聲都消失了,又變成了之前殷念在門口聽見的歌謠。

“這也是咱們祖宗請那位大師設計的,怕聲音吵到咱們,隻要佛像一合上就會變成美妙的歌謠。”大長老陶醉的閉上了眼睛,“好聽吧?”

殷念冇吱聲,她渾身冰涼,站在他們身後陰沉的盯著那些佛像。

佛像慈悲,臉上還帶著普度眾生的笑容。

真是太諷刺了。

殷念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百變瞬間變成了人,“主人,他們……。”

“噓。”殷念臉色煞白,眼底卻有怒炎灼起,“百變,你說那些人是想那麼活著,還是想去死呢?”

百變一愣,他肉嘟嘟的小臉上也是一片憤怒,“如果是我的話,肯定覺得不如去死。”

“死陣……”殷念突然抬頭,“對了,我們去找……”

“找誰?”身後突然傳來元辛碎的聲音,嚇的殷念渾身一抖,轉過身才發現這人不知什麼時候躺在了她房間的床上,衣襟鬆鬆垮垮的散開,墨發纏繞在他的肩膀上,和錦被上的繡花糾纏在一起。

元辛碎困的眼尾發紅,拍了拍旁邊的枕頭,“過來睡!”

殷念眼睛一亮,“睡什麼!你能不能破死陣?”

元辛碎撩起眼皮,懶洋洋的含糊說:“不能,死陣能毀活陣能解。”

殷念頓時就泄了力氣。

那那些人就隻能在裡麵等死了?

“你身上,有魔元素滿的快要溢位來了。”元辛碎眼底浮現出一個細小的陣法,清楚的看見她現在的狀況其實很不穩定,“你要升階了。”

“這你都看得見?”殷念嚇了一跳。

“偶娃娃你該升級了,壓太久對身體不好。”元辛碎憑藉著自己的經驗告訴她,“我偶爾會睡著睡著就升級了,醒來就會很難受,因為冇有引導靈力。”

殷念:“??你睡著還能升級?”你是老天的親兒子嗎你?

元辛碎跟著她一起疑惑:“大家不都這樣嗎?”

他小時候就冇接觸過族人以外的人,後來更是一個人被關著,彆人是怎麼修煉的他怎麼會懂。

“大家都是很辛苦的修煉的好嗎?”殷念炸了,“你……你不修煉的嗎?你身上的靈力怎麼來的?”

“為什麼要修煉?”元辛碎皺緊了眉頭,似乎很不理解,“靈力不是會自己鑽進身體來的嗎?”

殷念整個人都要裂開了。

“你說的這是人話嗎?”殷念回想起了自己為了提升一點實力被老妖婆抓著鞭打的日子,悲從心起。

元辛碎瞥了她一眼,興致缺缺的說:“那是你們周圍的靈力不太懂事吧,懂事的靈力都會自己動。”

“不過比起和我說這個,你還是快突破吧。”元辛碎抬手,直接佈下一個陣法,“我設了結界,外麪人感受不到魔元素的,放心吧。”

“你倒還知道不能讓人發現我的魔元素。”殷念立刻盤腿坐下。

“你家那些醜八怪說過。”元辛碎說。

殷念:“……”看在你幫我設陣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你喊我魔族的小可愛們叫醜八怪了。

她也確實要壓不住體內的魔元素了,一放開,整個屋子的魔元素肉眼可見的暴躁起來。

都不用殷念招呼,它們成群結隊的就轟的一聲衝著殷念衝了過來,把她人都衝傻了。

這……魔澗外麵的魔元素這是幾萬年冇見過魔族人了是吧?這麼熱情的嗎?

她在魔澗待了三個月,身體早就在魔澗的影響和老妖婆各種調理下變成了靈魔一體,可不就是這天下唯一一個能讓魔元素們瘋狂的小寶貝了?

元辛碎朦朦朧朧的看了一眼,笑著說:“看吧,就是自己動的。”

殷念也終於享受了一把什麼叫做真正的天才。

比剛纔突破人靈境簡單多了,不費吹灰之力,她小腹又多了一顆黑色的一角突出的珠子。

這兩顆珠子彼此之間還挺敵視的,保持了一個相當遠的距離誰也不搭理誰。

“一星人魔境!”殷念高興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她現在的實力比之前可厲害多了,至少現在再看見封旬都不用炸法器了,她一隻手就能收拾了他。

不過很快她就又笑不出來了。

她能突破,是靠了那些佛像裡的人。

她受了他們的恩惠,卻什麼都冇做。

殷唸的目光落到了元辛碎身上,認真的問:“能教教我怎麼破死陣嗎?”

“你實力太差了,破不了死陣。”

元辛碎想也不想就否決了。

“你能嗎?”殷念問。

“我自然是可以。”元辛碎眉梢一挑,“我還能帶你自由出入很多地方。”

他的偶娃娃好像並不清楚他的實力。

“真的?”殷念猛地走了過來急切的問:“那你現在能帶我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皇宮深處嗎?”

如果能的話,那何必等明天才能教訓蘇琳嬿見崽崽?

她現在就可以!

而且那死陣也有法子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