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舒的回答,完全出乎喬司的意料。

事先準備好的預案,根本就用不上。

喬司非但不生氣,愈發覺得阮舒有意思,“阮小姐身上有著自信的光芒。”

阮舒還以為他會回嘴,冇想到被懟了反而誇自己。

她看不懂外國人的腦迴路,“多謝誇獎。”

“既然阮小姐心裡冇有喜歡的人,我就更放心大膽的追求你了。”喬司眼睛裡閃著想要征服的神采。

阮舒不明白,他這個怎麼找虐一樣。

一邊的陸景盛,同樣是男人,看懂了他的態度。

“喬司。”他忽然開口,“國內外的文化有差異,華國的女孩,尤其是阮舒這樣的女人,更喜歡對方給予她尊重。”

“我很尊重阮小姐。”喬司一臉真誠,“而且,我願意追求她,就是對她最大的讚美。”

“我不用你這麼讚美我。”阮舒語氣不善。

她對喬司的話,格外不高興。

什麼叫他願意追求,就是對她最大的讚美。

a國一個私生子,繼承王位都費勁,他的追求她還不稀罕要呢,還成最大的讚美了。

喬司不理解她為什麼忽然生氣,趕緊解釋,“哦,我的意思是,隻有優秀美麗的女人纔會被男人追逐。”

阮舒伸手打斷了他,“喬先生,恕我直言,男人怎麼認為,我不關心。如果你所謂的追求,就是放任詹姆斯對我造成傷害,那這種追求,我實在也不想要。”

“詹姆斯是誰?”喬司故作不知。

“您全資投資的一家酒館,老闆詹姆斯曾在國外暴亂區想要我的命。”阮舒直言。

她接受不了喬司的三觀,連帶著這場會麵,她都不想再繼續下去。

喬司目光審視的看著阮舒,忽笑了笑,“哦,您說的是暴亂區的那家酒館。抱歉,我投資的產業實在有些太多了,記不太住。”

“放任老闆對您造成傷害,我更不知情。”

阮舒見他一推六二五,什麼都說不知道,對他印象更差了一點。

她冷哼一聲,“最好你什麼都不知道,喬先生,我提醒你,暴亂區不是你的天下。如果我查到,你今天騙了我,彆說讓我喜歡你,就是讓我留你一條命都不太可能了。”

“最後,我想告訴你,女人從不因男人而美麗。這頓飯算我請你,再見。”

說完,她拿起包包和外套,起身就走。

陸景盛也跟著告辭,“失陪了。”

包廂裡,隻剩下喬司一個人。

喬司看著一桌冇動的菜,露出了個狠厲的笑。

他原以為阮舒隻是長得好看,現在看來,性格也很不同。

陸景盛還真是幸運,能遇上這麼個妙人。

沉默半晌,他拿起手機,撥通了個電話,“把人攔下。”

另一邊。

阮舒和陸景盛剛走到地下停車場,就被人圍住了。

看著人高馬大的黑色西裝男人,麵孔長得就和華國人不一樣。

阮舒皺眉,“攔我們乾什麼,剛纔在樓上,話不都已經說過了嗎?”

一圈男人都不吭聲,人群後麵傳來皮鞋的腳步聲。

喬司半天才露麵,“阮小姐,我今天約你,可不是聽你來拒絕我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