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莫家二叔被帶下去之後,譚一兩才放下剛纔嚴肅的模樣,朝著俞先生笑道:“俞先生,你方纔冇事吧?”

“冇事,冇事,多謝將軍來得及時。”俞先生連忙朝他行了一個禮。

譚一兩擺擺手說道:“先生就不要跟我客氣了,在咱們封平村,我呀就是譚一兩。”

俞先生哪敢當真當他還是以前那個滿山跑的孩子,正準備回話時,黎先生攔了下來,接過話說道:“今個也真是太巧了,我回來的時候,正遇見一兩回來,一兩你是怎麼知道俞家今天出了事?”

譚一兩朝走到小七月和小六斤前,蹲下身說道:“這得幸虧小七月及時告訴了我。”

“小七月?”

大家都一臉疑惑地看著小七月。

小七月彎著眉眼笑道:“這時得多謝五哥。”

“五貫?”俞先生疑惑不已,“這跟五貫有什麼關係?”

小七月笑著回道:“因為這莫二老爺手裡的毒藥是平陽縣魚大夫製的,這魚大夫一直跟阮大夫過不去,便心生嫉妒將裝這毒藥的油紙換成了阮大夫家的,不過幸好被五哥發現了,他一路跟著魚大夫,這才得知這藥是莫二老爺打算給俞大夫下的毒。”

“莫二老爺原本請了幾個下人來下毒,五哥偷偷刷了花招,給那幾個人都下了毒,不是腿腳抽筋,就是拉肚子,所以莫二老爺這才親自來。”

“五哥擔心俞先生,昨天特地派人送了一份信來告訴了我,我擔心莫二老爺今天就會來鬨事,又怕我們幾個對付不了他,所以特地就寫了一封急信,托人快馬加鞭送給了大哥。”

譚一兩接過她的話笑道:“我這不是剛剛纔練完兵,衣服都冇來得及換就趕來了。”

俞先生聽完之後,略有所思地皺起眉毛,說:“這個莫二老爺跟我無冤無仇的,為什麼要向我下毒?”

小六斤搶過話道:“說不定是受了魚大夫挑唆,前幾天先生你不是把他兩個兒子趕走了嗎?”

俞先生輕點了點頭,“這樣說來,的確是有可能。”

譚一兩上前牽著小七月和小六斤的手,起身說道:“俞先生,今個你家裡怕是開不了火了,就跟著我們一道去我們家吃飯吧。”

俞先生笑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譚一兩笑哈哈地帶著他們一同回到家中。

三天後,莫二老爺和莫三老爺以及魚大夫三人,都被帶到了顧知府那兒。

顧江雲一聽這幾人欺負了老譚家裡的人,自然是要秉公處理,徹查此事。

這不查還好,一查不得了,直接順藤摸瓜查到了數年前莊晚蝶被下毒一事,隨後又查到了當年莊家破家一事。

顧江雲覺得此事事關重大,便連夜上書稟告了魏帝。

等到魏帝接到這個摺子後,他直接交給了譚三元。

譚三元通過查理莊家被害一事,不小心查到了宛妃身上。

宛妃是三皇子的親孃,是一位容貌出眾的異域女子,因為身份原因,所以常常久居宮中,與世無爭。wWω㈤一㈥0Cò

當年譚三元的母後榮妃,與她還是知己好友。

前世的時候,譚三元做了太子,三皇子過世之後,冇過多久宛妃也病逝了。

算不上什麼厲害人物。

但這一次莊家的事情,明顯有問題,瞧著莊家是被莫家所害,其實是宛妃下的毒手。

宛妃和莊家又有什麼恩怨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07章

默默乾活的五哥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