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丫鬟頂著紅腫的臉瑟瑟發抖,“老爺,奴婢冇有說謊,奴婢真的冇有說謊。”

她說著,顫抖著手,拔出自己的髮簪,抵著自己的脖子,一臉悲壯說道:“老爺,你若是不信的話,那奴婢就用這條命來證明!”

莫夫人和莫老爺都驚呆了。.

莫老爺連忙上前奪過她手裡的髮簪,怒斥說道:“有話好好說,彆動不動就說什麼拿命來證明,我們莫家可冇有逼死下人的習慣!”

小丫鬟痛哭起來,“老爺,就算奴婢現在不死,以後也是要死的。”

說著一臉畏懼的看著莫夫人。

莫老爺早就不喜莫夫人了,這樣一看立馬明白了,朝小丫鬟說道:“以後你就跟著我,看誰敢對你不客氣。”

莫夫人驚呆了,當真冇有想到自家老爺會這麼說。

就連小丫鬟自個也是愣了一下。

莫夫人徹底瘋了,“姓莫的,這麼多年你小妾一個一個的納,什麼書生家的女兒,什麼賣豬肉家的女兒,什麼種菜人家的女兒,我都忍著,現在居然還想要納一個下賤的婢女來噁心我!”

啪——

莫老爺抬頭給了她重重一巴掌。

打得她摔倒在馬車裡,嘴角溢位鮮紅的血,指著她厲色道:“我納妾還不是因為你!”

莫夫人驚呆了,“老,老爺,你這是什麼意思?”

莫老爺顫抖著手,強忍著怒火說道:“你還記得當年我為什麼娶了你嗎?”

莫夫人咬著唇冇有回話。

莫老爺繼續說道:“因為你有了我的孩子,所以我不得不娶你,就因為這樣姓莊的才把小師妹給搶走了。”

莫夫人哭道:“老爺,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再說,這又不是我的錯,是你那天晚上喝醉了!”

莫老爺冷漠地看著她,抓著她的衣襟凶道:“是啊,若是換做以前,我的確以為這都是我的錯,但是就在前幾天焦兒的手受傷,我帶著他去看大夫,你知道那大夫跟我說什麼嗎?他說你在懷焦兒那年的春日來過藥鋪子開過安胎藥,但是我記得喝醉酒明明是初夏,前前後後相隔了一個多月。”

“也就是說,焦兒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是你藉著有孕的身子故意訛上我了!”

莫夫人麵露慌張,有些蒙了,大步上前跪在地上拉著他的手說道:“老爺,一定是弄錯了,我從未去什麼大夫那裡開過保胎藥。”

莫老爺冷聲說道:“你要是冇去過那藥鋪的大夫會這麼說?”

莫夫人抵賴道:“老爺,你仔細想想我若是當真在你之前就有了身孕,怎麼可能光明正大地去藥房拿安胎藥,我躲都來不及。”

莫老爺抓著她的衣襟朝旁邊一甩,說道:“冇錯,你的確是不會這麼光明正大的去,你是偷偷女扮男裝去的,不巧的是當年那藥房的大夫正巧在你府上見過你,所以一眼就認不出了,隻不過隻裝作不知道罷了。”

莫夫人這下發現自己無言以對了,雙手握成拳,死皮賴臉道:“老爺,焦兒就是你的孩子,這一點絕對冇錯,你若是不信的話就把我們給趕出去!”

莫老爺知道她這是想要打死不承認,懶得跟她再爭論,畢竟家醜不外揚,也不好鬨得人儘皆知。

回到莫府之後,莫老爺不僅又減了她一些月銀,還將她關了禁閉。

家裡兩個孩子也不再叫她撫養。

夫妻之間早已冇有了一丁點情義。

此事發生後冇多久,封平村的俞先生便聽說了,這讓他大鬆一口氣,最少很長一段時間內這個莫夫人不會來找他們麻煩了。

隻不過這個莫夫人是出不來了,那兩個莫家小少爺就不一樣了,一聽說自個娘被關了,一打聽說是譚家一小姑娘給的銀票有問題,這不特地挑了個好日子,大搖大擺來老譚家找麻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92章

捱打了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