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譚大媽手裡的針線頓了頓說道:他爹,以前我也覺得他和慕白挺相配的,可是現在我還當真有些害怕我們二錢配不上她。

她說著頭一抬,拿著手肘戳了戳譚老爹,你瞧瞧慕白的外祖父是白掌櫃,親爹是慕容家的大公子,哪一點不比我們家這個窮小子好,我啊,到時候還真怕,我們家二錢落了個吃軟飯的名頭。

譚老爹打趣笑道:吃軟飯好啊,少受累。

譚大媽瞥了他一眼。

譚老爹又立馬道:好了,好了,方纔我是說的玩笑話,春梅啊,這事你真是多慮了,我們家二錢是什麼人啊,他可是從小就想著要乾大事的人,哪會隻是個貪錢的莽夫。

譚大媽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冇錯,冇錯,你說的冇錯。

與其關心這個,譚老爹其實對曹縣令那個大兒子的事情更為上心,笑著說道:這曹縣令也不知道後來怎麼樣了,要不是家裡農活要有人看著,我正想去看看,湊湊熱鬨。

譚大媽跟著笑道:說不定,不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能瞧見了。

這老譚家都說小七月的話準,其實譚大媽的話也挺準的。

曹縣令自從家裡那陣法破了之後,可謂是黴運加深。

他剛剛被邱老大給氣得病倒,討債的人就來了。

曹縣令忍痛割愛,讓下人將四百兩送了出去。

這些討債的人第一次上門還算是比較好說話,拿了四百兩銀子,就乖溜溜地走。

曹縣令為此也鬆了口氣,病也漸漸好了起來。

等著過了十天半個月,他的病也算是完全好了。

那四姨太趁著他臥病在床的時候,跟著自己的老相好私奔了,臨走的時候還捲了一筆銀子走了。

曹縣令剛剛走出房門就聽說了這件事,氣得差點暈過去,咬著牙,連連罵道:賤人,真是賤人,我對她不好嗎?居然捲走我的銀子,帶了個下人跑了!

說著,朝院子裡一聲吼,來人,來人,給我去把她抓回來,抓回來!

邱老大抱著雙臂,叼著個樹葉,慢悠悠走來說道:爹啊,我勸你還是不要去抓人了,我怕你人冇抓到,反而鬨得滿城風雨,到時候人人都知道你曹縣令戴了綠帽子。

曹縣令也不是頭一次戴綠帽子了,但是確實頭一次被自己的兒子給戴綠帽子,自然是不敢將此事鬨大。

他強忍著怒火,對著邱老大就是一通罵,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的胡鬨,現在能鬨成現在這番模樣嗎?我不想看到你,給我滾!滾!藲夿尛裞網

邱老大一副不嫌事大的模樣,懶洋洋笑道:爹啊,這事怎麼能怪我呢?又不是我把你小嬌妾給拐走了,要是真說起來要怪誰的話,還是要怪你自己。

怪你一把年紀了,還想要美嬌妾,力不從心,力不從心啊!

邱老大最後幾個字聲音越來越大。

院子裡的丫鬟小廝們都能聽見。

曹縣令瞬間麵紅耳赤,抓起地上的一塊石頭,朝邱老大砸去,你這個混賬東西!

邱老大朝一旁閃去,轉身笑道:爹,你既然這麼不想看到我,那我就先出去耍耍了。

曹縣令怒斥道:就知道去耍,就知道去耍,你哪裡有這麼多的銀子!

邱老大背對著他,擺擺手道:爹,你書房裡的古董我昨個全都拿出去賣了,現在口袋裡銀子還挺多了,你就不用掛心了。

曹縣令聽著如雷霹來,睜著一雙失神的眼睛,呆滯得話都說不出來。

等著邱老大走之後,他才抓起身旁的小廝問道:剛剛那小子說什麼?說什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372章

曹縣令的敗家兒子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