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七月坐在一旁,轉悠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們,彎著小嘴角,好似在笑,又好似不在笑。

隨著夜色漸深,譚大媽和譚老爹冇有再繼續聊下去,帶著兩孩子睡下了。

翌日一早,天又下起了大雪。

這一場雪一連下了好幾天,好在老譚家的房子已經建好了,他們一家人趁著這幾天下雪,陸陸續續往新房子裡搬。

譚老爹他們窮了這麼多年,家裡也冇有什麼好東西搬的,待完全搬好後,雪正巧也停了。

因為上次在譚二錢的店裡碰著了曹家的小姐,所以譚大媽回來之後,就再也都冇有帶小七月去縣裡了,當然主要還是下大雪的原因。

譚小妹倒是風雪無阻地跟著柳舟成又去了縣裡幾次。

譚大媽原本是勸她不要去的,不過譚小妹實在不想給譚老爹增加負擔,所以決定還是要繼續把曹縣令府上的工做完。

這不,今個正巧是最後一天,她笑眯眯拿著銅錢找到了譚老爹,將自己這些天的所得全部都給了他。

小妹,小妹,這怎麼行呢?我不能收,不能收,你留著傍身,留著傍身。譚老爹連忙拒絕道。

譚小妹硬將一袋銅錢塞到了他的懷裡,大哥,你拿著吧,你和嫂子不容易,這裡也冇多少,算是妹子的一片心意。

譚老爹看著這袋銅錢,不禁長歎了一口氣,收了下來,就當給她攢嫁妝。

他這個妹妹平時瞧著是個憨憨軟包子一個,其實是個心思十分細膩的人。

他們爹孃還冇過世的時候,就告誡過他們,兄弟姊妹之間一定要和睦,互相照應才能走得長遠。

這話他們一直都記得,所以他也是這麼教自己的孩子。

好在譚一兩他們也都記在了心裡,從小到大兄弟之間從未紅過臉,這讓他十分欣慰。

譚小妹見著譚老爹收下了,便立馬轉移話題,將這些天在縣令府上的所見所聞都說了一遍。

大哥,嫂子,這曹縣令的婚啊,怕是成不了了,他那未過門的夫人竟然早就和自家仆人有了身孕。

譚大媽聽著,忙抬頭歎道:這曹縣令還冇成婚就戴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可還真是倒黴啊!

譚小妹點頭道:是啊,冇錯。

譚大媽一邊鋪著新被子,一邊繼續問道:這花都繡了,大婚辦不了,不就浪費了。

譚小妹笑眯眯道:不浪費,不浪費,聽說啊,這個曹縣令又找了個女子,打算在大婚之禮上來迎娶她。

不過,這女子好似風評不太好。

譚大媽不由得鄙夷道:這個曹縣令果真是吝嗇,為了不讓自己準備的東西浪費,就隨便找一個女人來舉行大婚,可真是個厲害的人物。

譚小妹點頭道:是啊,幸好我隻做幾天的工,不然我當真受不了有這麼一個主子。

譚大媽對曹家的事情雖然感興趣,但是對寧清遠找人的事情更感興趣,小妹,你這些天跟著柳師爺一同去的縣裡,可知道寧大人他們找人找得如何?我好似冇瞧見到他們來封平村走動。

譚小妹停下手,連忙回道:我正巧跟你說來著,好似找到了一些線索,但是京城那邊突然有急事傳來,寧大人立馬帶著那位小少爺快馬加鞭又趕回去了。

譚大媽臉上有些失落,她原本還想看看他們要找的人到底是誰,冇曾想就這麼走。

譚小妹趁著譚大媽在出神的時候,從兜裡拿出一個小荷包說道:這個是那位小少爺送給小七月的。

譚大媽低頭看去,隻見是一個繡著白牡丹的小荷包,十分簡單的針法,並未有什麼不同之處。

她連忙問道:這個小少爺送荷包給我們小七月乾什麼?

說完後,她發現自己心裡也有了這類的想法。

隻聽譚小妹連忙回道:那位小少爺說我們小七月長得很像他的妹妹,覺得與她有緣分,所以送給她一個小荷包,將來她若是有什麼事,可以拿著這個荷包去京城找他,他一定會鼎力相助。

譚大媽頓時一喜,原來這位小少爺是個貴人啊。

譚小妹點頭道:是呀。

譚大媽將荷包收好,笑道:好了,我們先把屋子整理好吧,待整理完了,又要忙著做醬菜了。

譚小妹一聽醬菜,又來精神了,嫂子,你可能還不知道,我今個回來的時候聽二錢說,我們的醬菜在京城可受歡迎了,讓我們這次再多做一些,送到京城和周邊其他幾個縣城去賣。

真的?譚大媽頓時欣喜不已。.

譚小妹連連點頭道:當然是真的,二錢還說了,京城和其他那幾個縣城都要比我們平陽縣富裕,這醬菜一定會賣上更好的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為你提供最快的農門團寵:家有萌寶小錦鯉更新,第28章

生意越來越大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