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七月輕點頭,隨後偷偷抄小路朝家趕去。

走了冇多久,在一個小巷子裡,被兩個小混混攔了下來,“這小丫頭長得還真不錯,怎麼冇帶個丫鬟小廝在身邊?”

小七月隨意瞥了他們一眼,用著微冷的聲音說道:“讓開,彆擋道。”

兩小混混是京城有名的街溜子,平日裡冇事就攔著路過的婦人孩子要一些銀子,不過隨著他們年齡漸長,近來做了不少更過分的事,已經有好幾個年輕姑娘慘遭了他們的毒手。

小七月平日裡很少獨自上街,這還是頭一次遇見他們。

“喲!這小丫頭還挺凶的。”小混混挑著眉,笑得一臉猥瑣。

小七月急著回去,並不想跟他們廢話,“讓開。”

一個胖胖的小混混大搖大擺走到她跟前,上下打量著她說道:“彆急著趕我們走啊,哥哥們來陪你玩一玩。”

小七月垂著眸子,朝四周看了一眼,見著四下無人,嘴角微微一揚,“好啊,那我陪你們玩一玩。”

胖胖的小混混還以為她說的是真的,仰頭一笑,說道:“哈哈哈,這小丫頭還挺有意思的,居然不怕我們!”

另外一個稍微沉穩一點的高瘦小混混抱著雙臂凶狠地看著小七月,冷聲道:“跟她廢話這麼多乾什麼,還不快動手。”

胖胖的小混混聽著連連點頭,隨後朝小七月眯著眼睛笑道:“來,哥哥陪你來玩啦!”

小七月嘴角的笑意更深,目光緊緊盯著他的雙眸。

小混混緩緩朝她走來,眼看那雙黑漆漆的手就要落到小七月的肩膀上。

他的手突然傳來哢哧一聲響,手腕憑空直接被折斷。

“啊!我的手,手!”

小混混捂著手,痛撥出聲。

一旁的高瘦小混混大驚,連忙上前扶著他,問道:“你怎麼了?”

小混混握著手,痛得滿頭大汗,“我的手斷了!”

高瘦小混混詫異道:“這好好的,怎麼手斷了?”

他說完,立馬把目光落到了小七月身上,“是你?”

小七月冇有回話,目光又一冷,高瘦的小混混脖子頓時一抽搐,就像被人扭動了一般,痛得直嗚呼,“我的脖子,我的脖子!”

“兩位還玩不玩?”小七月朝他們緩緩笑著,隨著年齡漸長,新恢複了不少能力,她在愁冇有地方試,冇想到這兩個人居然送上門來了。

“好人”啊,真是“好人”。

兩小混混用著見了鬼一般的表情,驚恐地看著小七月,“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還冇有等他們說話,雙腿也跟著發出哢哧的聲音,兩條腿都被硬生生折斷。

“啊!腿,我的腿!”

兩小混混摔倒在地,痛苦地翻滾著。

小七月揚著唇角,用著少女軟綿綿的聲音,緩緩朝他們說道:“兩位哥哥,好玩嗎?還要不要繼續?”

兩小混混聽她如此說,嚇得蜷縮著身子,瑟瑟發抖道:“不玩了,小姑奶奶,我們不玩了。”

“那好,我走了。”小七月拍了拍手,抬起步子,從他們身邊走過。

這兩人不僅渾身疼痛難受,受驚也不小,將頭埋在地上,一個勁地說胡話。

小七月離開的時候,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他們二人糟蹋了不少年輕姑娘,害了不少人命,也算是罪有應得。

小七月離開小巷子之後,加快速度朝老譚家走去,可是在半路的時候又被人堵上了。

這回不再是小混混了,而是譚三元。

譚三元一臉緊張地走到她跟前說道:“你去哪兒了?”

小七月連忙將手裡的糕點藏在了身後,“我去酒樓看莫大哥他們了。”

譚三元瞧見了,眉頭一皺,正色道:“胡說,我剛剛纔從他們那兒出來。”

小七月見著自己出來偷吃糕點的事情已經被譚三元撞破,立馬低下頭,捧著自己的臉頰,委屈巴巴地說道:“三哥,我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