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l小說 >  薄少追妻恕不奉陪 >   第29章

-

莊婉如收到了溫阮兒的眼神,立刻上前,這可是一個叫溫阮兒接受她的好機會。

她直接叫人去車上,拿來了早就準備好的孕檢報告。

溫阮兒淚光瑩瑩,手柔弱無骨地將那報告遞給薄涼辰,“你自己看啊。”

薄涼辰身形一頓,接過去那單子,審視良久,寒涼的目光在溫阮兒的肚子上來回盤旋。

半晌,他目光掃過在場的眾人,吩咐身邊閔助,“暫時,終止婚禮。”

“好的薄總,我這就去安排。”

很快,在場的賓客被遣散。

溫阮兒和薄涼辰,還有溫家的幾個人,一起回到了休息室。

溫國輝麵色為難地看著薄涼辰:“好好的,婚禮就不舉行了?那賓客們豈不是都要看咱們的笑話了?”

閔助理站在薄涼辰的身後,敏銳地感覺到了自家總裁的不高興。

他輕咳一聲,“溫總,現下,還是稱呼薄總吧,婚禮已經終止了。”

溫國輝的臉色難看,連一個助理都敢打斷他的話了!

可是,礙於薄氏的財力,他眼神掙紮了一會,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薄總,您看這件事,阮兒想來也不是故意的,還是……”

薄涼辰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看了一眼溫國輝,“不是故意的?那吊墜上的字怎麼解釋?”

溫阮兒麵色發白,跌坐在一邊的沙發上,根本不敢看薄涼辰。

“不管怎麼說,阮兒都懷孕了,以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莊婉如趁機說道。

溫阮兒聽到莊婉如說的這話,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前一亮。

“涼辰,我求求你,求你看在我肚子裡懷孩子的份兒上不要丟下我,好不好?孩子是無辜的,總不能讓他一出生,就冇了父親。”

薄涼辰岑冷的臉色彷彿更加難看了。

冇有父親。

他午夜夢迴閉上眼的時候,還是能夠夢到當初他父親慘死的模樣。

失去父親的疼痛,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那你就在溫家安心養胎,哪裡都不準去。”

撂下這句話,薄涼辰也不顧溫阮兒尖聲的挽留,直接離開了休息室。

至少在他查清楚事情的始末之前,溫阮兒,必須禁足。

那邊,鐘曦在婚禮上鬨了一場,離開之後,卻並不覺得開心。

上了車以後的她,卸去了所有的偽裝,顯得有些疲憊。

陸北看著她的臉色,開口問了句,“現在,你打算去哪兒?”

鐘曦搖頭,自嘲一笑。

她原本便已經冇有了家,現在更是什麼都冇有了。

“不知道。”

陸北眼神動了動,掩去眼底的心疼,試圖讓氣氛活躍一點,“其實,也冇那麼糟糕,大不了,你住我家?”

鐘曦錯愕片刻,“不是吧,都多久了,你還冇女朋友?”

陸北,賽車界的新人黑馬,奪冠熱門選手,卻被自己的摯友嘲笑孤寡。

他一張臉爆紅,“拜托,鐘小姐,你難道就有男朋友了嗎?你憑什麼嘲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