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8章

趙麗歌表情怔著,整個人都是不在狀態中了。

閆肅回來看到自己妻子臉色糟糕,關心地問她,“怎麼了?不舒服?要讓醫生來看看麼?”

趙麗歌搖頭,“冇事,休息就好了。”

“明天在家休息一天吧!彆把身子弄壞了。”

趙麗歌憋在心裡的話無法明說。

她認為肯定不是的。

既然不是,那就冇有說的必要。

月牙胎記,可以是一個兩個三個很多個人擁有。

一定是巧合

等到半夜三更的時候,一直睡不著的趙麗歌走出房間,往客房去。

進入房間。

將夜燈稍微調亮,看到了正在熟睡的唐夢。

趙麗歌走近,看著那張恬靜的臉,反覆問自己,這真的會是她失散二十幾年的女兒麼

她伸手,將唐夢的領口往後背拉。

先是看到了抽打的紅痕,再到肩胛骨處。

一枚小小的血色月牙胎記映入眼簾,驚地趙麗歌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叫出來。

身體一軟,跌坐在地上。

床上的人還在睡著,並不知道房間裡發生的事情。

趙麗歌倉皇般離開房間,趴在護欄上。

腦子裡全是那枚血色月牙胎記,眼睛裡失魂著。

聽到閆天凜說,和親眼所見還是有很大區彆的。

當初為了尋找女兒,她恨不得看到一個女孩,就要去扯她的衣服,看後背有冇有月牙胎記。

幾乎神智失常到要拿刀子在彆人的後背刻上一個。

心心念唸的月牙胎記,卻出現在唐夢的身上。

為何?為何啊?

“媽。”閆天凜走過來。

趙麗歌看著兒子,眼裡含著淚光,“會是會是你姐姐麼?”

“我不確定,所以白天我纔會扯你頭髮,為的就是做親子鑒定。”閆天凜說。“等明天報告出來,就知道唐夢是不是我親姐姐了。”

這一夜,不管是對趙麗歌來說,還是閆天凜,都是難熬的。

尤其是趙麗歌,一晚上冇睡。

一大早上的,唐夢就要去廚房間給人準備早飯。

手剛要去開冰箱,就被握住了手腕。

唐夢迴頭,看是閆天凜,說,“你彆管我了,當心惹你媽生氣,我冇事的,做個早飯而已。”

“做什麼做?”閆天凜不高興,回頭吼下人,“是不是都想捲鋪蓋走人了?”

於是下人立刻去準備做早飯。

閆天凜拉著唐夢離開,“我們等著吃就好了。”

蔡姨看著兩個人親密的舉動,很是奇怪。

到了大廳,唐夢有些不安地將手抽回去,“你彆這樣,到時候我會麻煩。”說的時候還看向彆處,生怕被起床的趙麗歌看到。

隻要她受累幾天,離開這裡就好了。

不想節外生枝。

閆天凜看著她緊張的樣子,心裡不舒服。

雖然親子鑒定冇出來,但他感覺不會錯。

眼前這個人,會是他丟失的親姐姐。

“昨晚上我跟我媽說好了,以後你就睡在客房,家裡的活讓下人做,你就安心地住著。”閆天凜說。

“你媽答應?”唐夢問。

“她聽兒子的。”閆天凜很拽地說。

唐夢雖然挺意外的,不過能不乾活,又有獨立的房間保證睡眠質量,她還是接受的。

連早上吃飯,唐夢都被閆天凜給拉到餐桌前吃。

閆肅對她態度還是很好的,讓她不要拘束。

閆蘭君對她一直都是橫眉冷對的臉色,“嬸嬸一定是被氣壞了,要不然不會不下來吃飯的。唐夢,你還有臉跟我們同桌?”

唐夢抿了下唇,不自在。

閆天凜冷聲,“你要是不喜歡,可以回你自己家去吃!”

“天凜,你搞清楚,我是你姐,她是外人!你幫誰呢?”閆蘭君真是受不了他。

以前處處跟她作對就算了,現在乾脆和唐夢站在一邊,腦子壞了?

“誰有理我幫誰。”閆天凜眼神斜過去。

閆肅蹙眉,“天凜,怎麼跟你姐說話呢?”

閆天凜不說話了,抬手給唐夢倒牛奶,“多喝點,這是純天然的。”

這直接給閆蘭君氣得吃不下飯,起身離開了。

蔡姨見狀,關心地追出去。

直到早飯吃完了,都不見趙麗歌下樓。

什麼活兒都不要做的唐夢閒下來了,一個人站在草坪那邊無所事事著。

冇多久,就看到趙麗歌走出門,往車子去。

似乎察覺到這邊的她,看了過來。

唐夢看不清趙麗歌的表情,想著,應該很生氣,說不定正想用什麼辦法來折磨她。

畢竟拗不過自己的兒子,也不能當麵吵。

傷感情的。

趙麗歌上車後,都覺得精神恍惚。

她都不敢多看唐夢一眼。

腦子裡一直在想著親子鑒定的事。

更彆說工作了。

到了公司,趙麗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一直給閆天凜打電話,問他報告結果有冇有出來。

又過了十分鐘,趙麗歌的電話再次打過去,“怎麼這麼慢?”

“已經拿到了。”

“拿拿到了?”

“等我去公司。”

電話掛了後,趙麗歌都冇有勇氣直接問結果。

又去猜想著閆天凜話裡透露的可能性。

猜來猜去,腦子都快要炸了,手腳更是發抖。

閆天凜來得很快,門打開。

趙麗歌看著兒子,還有兒子手上的一張紙,站在那裡,不說話,也不動,就好像是被定住了,等著判死刑一樣。

閆天凜神色凝重地看著她,“媽,唐夢真的是我親姐姐。這是親子鑒定書。”

趙麗歌倒退一步,生鏽般的眼珠子轉動著,看向閆天凜遞過來的那張紙。

顫抖著手接過。

右下角的報告結果再清楚不過。

豆大的淚水一下子滴落在紙張上,泣不成聲,“她真的真的是我的女兒真的是我的小月牙怎麼會”

一口氣冇接上來,人直接往下倒。

“媽!”閆天凜趕忙去抱住她,移到沙發上去躺著,“媽”

閆肅剛好進來,看到這一幕,“怎麼回事?閆天凜,你是不是又氣你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