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祭祀》 小說介紹

神秘祭祀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方天化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華子,蘇玲兒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神秘祭祀結局吧。...

《神秘祭祀》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從來冇有想過,一個電話,會影響我的一生。更冇有想過,一次徒步,成了永訣!

當那具殘破屍體呈現在我麵前的時候,我無法相信那竟然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友——蘇玲兒。

濃濃的悲傷包裹了我,讓我無法呼吸。我隻能癱在地上,從喉嚨裡發出一聲悲鳴,眼淚奪眶而出。

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屍體就在眼前,打破了我所有的希望。我痛哭著,我感覺生命已經失去了意義,整個世界,都失去了光彩!

我叫穆華,纔剛剛23歲,就經曆了人世間最痛苦的......死彆!

蘇玲兒是在一次徒步喪生的。我曾多次勸她不要去,可她一意孤行,非要去藏地墨脫,那箇中國最難到達的縣。她說要帶回一捧象征愛情的白泥土,作為我23歲的生日禮物。

我真的在她手心裡,看到了“白泥土”。我小心的把“白泥土”取出來,裝在一個小玻璃瓶裡,隨身攜帶,那將是我此生最珍貴的禮物。

日子,混沌過著,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我意外收到一個很小的包裹。

這個包裹,寄件人不詳,上麵隻寫了兩個字:雲深。

但是在地址那一欄上,赫然寫著——西藏墨脫。

蘇玲兒就是在墨脫出的事兒。而這個包裹,就是從墨脫寄過來的,那麼,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我迫不及待的打開包裹,裡麵隻有一個U盤,一個很老舊的U盤,容量隻有2G。

這樣的U盤,現在連賣都冇得賣,誰會大老遠的寄過來一個老古董呢?

我把U盤插入電腦,顯示屏一陣閃爍,緊跟著,音箱裡傳來“咚咚”的敲門聲。

那敲門聲很大,感覺像是在砸門一樣,我心跳驟然加速,駭然盯向電腦螢幕。

螢幕上,出現一個背影。

那個背影,披了一身黑色的、寬大的袍子,造型有點像中世紀西方的傳教士。由於袍子太寬鬆了,我甚至無法辨彆背影的主人是男是女。

背影就那麼迎著夕陽,步履蹣跚的走著。每一步都彷彿會跌倒,可是每一步,都踉蹌著堅持下來。

他顯得很疲憊,完全是憑著堅韌的信念在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他停了下來。在他麵前,是一個白骨壘成的圓形祭台。祭台四周立有12根石柱,每一根石柱上麵,都有一個雕像。

奇怪的是,這些雕像不是神,也不是鬼,而是一個個死人!

準確的說,是人類的十二中死法,被人用雕塑的形式,留存在石柱之上。

絞刑,腰斬,淩遲......形形色色,看得人頭皮發麻。

我的目光,被圓形祭台吸引。在白骨祭台上,呈“大”字形綁著一個女人。

鏡頭,在一點點拉近,當我看清祭台上女人的時候,全身血液都湧向心臟,我騰地站了起來,雙手死死抓著桌角,牙都快要碎了!

因為祭台上那個女人,竟然是我的女友......蘇玲兒!

背影停了下來,他在祭台邊上,拾起一柄短刀。刀光森然,刀柄上佈滿大大小小的寶石。

下一刻,他竟然雙手持刀,高高舉起,然後狠狠刺了下去。

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

我想撲過去救人,可隔著電腦螢幕,我隻能眼睜睜看著,看著那個背影行凶。

血,鮮紅的血,從我女友腰腹流了出來。我看到女友在哭泣,在慘叫,在求饒,可是冇有用,那個人,還在一刀一刀的刺下去。

他刺的每一刀,都不是要害部位,但他刺的每一刀,都彷彿刺在我的心上。

我再也忍不住了,盯著螢幕,睚眥欲裂,指甲都已掐出血來。我真恨不得把電腦砸了,可是現在我唯一不敢動的,就是這台電腦。

我就那麼眼睜睜看著,背影刺了十幾刀。每刺一下,蘇玲兒的身子就一震,直到徹底冇了反應,他才停了下來。

隨後,他做了極其詭異的一件事情。他竟然用自己的雙手,把自己的腦袋,掰到了身後。

他的身子還是在麵向前方,可是他的脖子,已經轉了180º。

他在笑,他在衝著我笑!

我看清了他的臉,那是一張極其恐怖的臉!

他的臉,像是用破布縫起來似的,橫七豎八有著蚯蚓似的疤痕。他的黑眼球很小,幾乎全都是眼白。他的睫毛很長,就那麼盯著我,嘴角微微咧開一個弧度,露出極其詭異的笑容。

視頻冇有聲音,但他的笑容很生動,我彷彿能聽到他瘋狂的笑聲。

他在嘲諷,他在挑釁,他在宣戰!

我憤怒的攥著拳頭,可卻對他冇有絲毫辦法。

就在這時,視頻冇了,電腦變成黑屏。我急忙調試,可卻憤怒的發現,電腦已經中毒,連一絲一毫的反應都冇有。

我這纔回想起來,U盤插進去,還冇有點擊播放,視頻就自動播放起來,這明顯是中毒的狀況。

可惡!

我恨不得把這台電腦給砸了!

我立馬打電話報警,同時打電話給孫英傑,那個和蘇玲兒一起去墨脫的人。

孫英傑很重視,叫我馬上帶U盤過去,可是,U盤插進他的電腦,卻什麼檔案也冇有。

我費力解釋,可不管我怎麼解釋,他都不怎麼相信,還建議我看看醫生,是不是出現幻覺了。

我要回U盤,轉身就走!

我不甘心,找了個同學,他是IT方麵的高手。經他鑒定,這個U盤上,冇有任何隱藏檔案,至於有冇有病毒,他說不好,反正是冇有找到任何可疑代碼。

我懵了,手裡拿著這詭異的U盤,不知如何是好!

深夜,獨自買醉,回到家已經是半夜一點多了。踢掉鞋子倒在床上,才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就聽到一陣手機鈴聲。

我摸起手機,胡亂的問了句,誰啊,可電話那頭的聲音,卻讓我一個機靈坐了起來。

我酒醉瞬間醒了,因為在電話裡,響起了一個久違的聲音。

我做夢也忘不了這個聲音,這個聲音我聽了無數次,絕不會聽錯。

那是我女朋友蘇玲兒的聲音,她輕輕的在我耳邊說了三個字:“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