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亞正在為白鈺準備著這一片花海。

他讓人把整座城市所有的花都找了過來。

那麼多的花聚在一起,真的無比絢爛

就連空氣中都瀰漫著甜甜的芳香。

若亞光是看著這樣的美景,都覺得自己要沉醉其中了。

他想,白鈺一定會喜歡的

就算不喜歡,他也會再想彆的方法來討他喜歡

若亞這輩子都冇有像現在一樣,這麼重視過一個人。

雖然他強製的把白鈺控製在自己的身邊,不讓他離開。

可是每一次看見白鈺那充滿了嘲諷的眼神時,他還是會心虛

他從來都不願意讓白鈺不開心。

若亞作為吸血鬼的皇,還是第一次這樣卑微的討好一個人。

從前的他,看見什麼喜歡的就搶過來,哪裡會管那些人願意還是不願意?

可是,白鈺是不一樣的

真的不一樣

若亞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視線就一直停留在白鈺的身上了。

明明他們倆相處的時候,關係那麼差。

可是最後,自己卻怎麼也不想放開他

是在白鈺揹著他到處尋找醫生的時候?

還是在看見白鈺幫自己熬藥的時候?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若亞已經記不清了。

反正現在他隻要一想到白鈺,嘴角都能露出微笑。

他想,白鈺真的好像一隻會咬人的小野貓。

總是對著自己露出尖尖的爪子。

可是,自己還是好喜歡

總有一天他可以把這個小野貓的毛撫平,讓他乖乖的躺在自己的懷裡。

若亞看著自己眼前的這片花海,這一次他真的費了大功夫。

他派了好多部下出去。

跑了好多地方,親自挑選了這一塊場地。

為的就是把白鈺帶過來

他想要和白鈺一起躺進這片花海之中。

讓他看一看這樣的美景。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隻看見城堡的老管家急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他的樣子看上去緊張萬分,就連和自己說話都在氣喘籲籲。

“不好了,血皇大人!”

“怎麼了?”

若亞有些好笑的看著他。

現在,他還真的想不出什麼是不好了的?

若隱這個心頭大患已經被他給殺死了。

這普天之下,已經冇有什麼人可以被他當作對手。

可這老管家居然對著他說道不好了。

若亞聽到老管家的話都想笑。

可是,老管家的下一句,卻讓他想笑都笑不出來了。

因為老管家居然說,白鈺他跑了。

若亞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來。

他感應了一下白鈺的位置,這傢夥居然真的已經跑出了城堡之外。

好,很好!

他居然真的跑了。

趁著自己把所有人都叫出來幫他買花的時候,他跑了。

若亞感覺自己的心臟真是揪著疼。

隻一瞬間,他的臉色便難看無比!

老管家為了讓若亞更加憎惡白鈺。

他繼續刺激著若亞說道:“不僅如此,白鈺還是和一個侍衛私奔的。

他們在城堡裡的時候,就已經暗通款曲,搞在一起了。

我也冇有想到,他們倆的膽子居然這麼大。

竟然趁城堡裡麪人少,私奔了”

老管家的話還未說完,就看見若亞猛地張開翅膀,然後飛了出去。

若亞就像是射出去的一根箭一樣,一下子消失不見。

老管家見狀,嘴角都翹了起來。

而另一邊侍衛帶著白鈺在快速的奔跑著。

小迷糊還在神識裡對著白鈺說道:“這個侍衛可是艾琳的人,宿主真敢相信他?”

白鈺搖了搖頭,他並冇有很相信他。

他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那座城堡。

無論什麼樣的後果他都可以接受。

隻要不要是,像一個提線木偶一樣,被那個人控製住。

哪怕被艾琳害死都行。

其實這些天,若亞不在的時候,城堡裡的人也會在白鈺的麵前說:像若亞這樣的血皇,和他最多也就是玩玩

若亞遲早是要娶艾琳小姐為妻的。

隻是他現在還在和艾琳置氣,所以纔會把目光放在了白鈺這裡。

這些人還好心的勸誡白鈺。

說血皇現在那麼喜歡他,是他的福氣。讓他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

等到血皇以後和艾琳小姐結婚之後,他就連血皇的喜歡都冇有了。

到時候,他就更加冇有辦法自處了

白鈺聽著他們說出來的那些話,簡直噁心到了極點。

若不是被若亞在身體裡麵刻下標記,他早就已經走的遠遠的,讓那個人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現在不管眼前的這個侍衛到底是什麼人?

他又是誰派過來的?

這對於白鈺來說都無所謂。

反正已經不會比現在更糟糕的了。

隻要有一絲離開這裡的希望,白鈺也不願意放棄。

他拚命的奔跑著。

跑到全身上下都要冇了力氣,可是即使這樣,白鈺也一點都不敢停下自己的腳步。

他隻想跑的遠一點,再遠一點

這輩子都不要再看見那個人。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色的陰影卻忽然從天而降,一下子出現在白鈺的麵前。

那強大的氣勢,讓跑在白鈺身前的侍衛直接摔了一個跟頭。

白鈺也異常狼狽的看著他。

手指用力的捏住那個侍衛交給自己的道具。

不是說,這個道具可以遮蔽掉自己身體裡的印記嗎?

看來也還是冇有用

都已經跑出城堡之外了。

以為可以徹底離開這裡了。

卻還是被他追過來了!

白鈺還冇有說什麼,若亞卻已經猛地飛到了他的麵前,手指用力的捏住了他的脖子,然後收緊。

“混蛋,你居然敢跑!”

若亞簡直憤怒到了極點!

這些天來,他為了白鈺花費了無數的心思,把自己所能找到的所有的一切最好的都捧到白鈺的麵前。

真的,就差把心臟從自己的身體裡麵掏出來了。

可是白鈺做了什麼?

從來不給自己一個笑臉就算了。

他居然和一個微不足道的侍衛私奔了!

“你居然敢和他私奔!”

若亞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被白鈺給捅雖了!

偏偏他的話纔剛剛說完,那侍衛居然朝著若亞喊了一句:“你不要傷害白鈺,要殺你就殺我!”

事到如今,白鈺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著了這侍衛的道了。

這人嘴上口口聲聲說著要殺就殺他,可是這樣一來,隻會讓若亞認定了他們倆真的在私奔。

而且這個侍衛對自己情根深種。

但是白鈺也冇有準備解釋

反正無論什麼樣的後果,都比自己一直被若亞關在他的城堡裡麵強。

哪怕惹了若亞大怒,讓他殺死自己也行。

偏偏這個時候,那侍衛就像是瘋了一樣跑過來,用力的掰開若亞抓住白鈺的手臂。

“你放開他,放開他!”

若亞冷冷的看著這個侍衛,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猙獰。

他惱怒的看著眼前的人,簡直就像是在看一個螞蟻一樣!

他真的不明白,自己是堂堂血皇,比眼前這個人好上千倍萬倍。

為什麼白鈺不喜歡,卻喜歡上這麼一個廢物!

若亞猛地伸出手把那侍衛往外一揮,讓他滾落在地上。

可是讓若亞冇想到的是,就是這麼一揮,居然將那侍衛給摔死了。

大口的血從侍衛的嘴巴裡吐了出來,他就這樣嚥了氣。

若亞不知道,老管家原本就打算將那侍衛殺人滅口,眼看著有這樣好的時機,他怎麼可能不用?

侍衛並不是若亞殺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受老管家意念控製,就連死也是。

但是冇有人會知道

若亞有些呆呆的看著那侍衛,這一瞬間就連頭皮都在發麻。

他有些害怕的看著白鈺,心臟猛地一抽。

因為他真的以為這侍衛是白鈺喜歡的人。

那麼,自己在白鈺的麵前,將他喜歡的人殺死。

白鈺會有多恨他!

若亞整個人都在發抖。

是不是以後,他和白鈺就再也不可能了?

其實若亞知道。

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就是放了白鈺。

白鈺怕是已經對他恨之入骨了。

再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

以後無論自己做什麼,都再也冇有辦法得到白鈺的心

可是若亞怎麼可能接受這樣的事情?

不!

他不會接受!

他怎麼樣都不會放白鈺離開!

哪怕讓白鈺恨他!

若亞紅著一雙眼睛看著白鈺,簡直就像是一頭野獸一樣。

他猛地抓住白鈺的手臂,就飛起來,將他帶到一個囚籠之中。

害怕白鈺會再一次逃走,若亞甚至用鐵鏈子將白鈺的雙手雙腳都拴住。

“我不會讓你走的!你永遠都彆想走!”

若亞凶狠的對著白鈺說出這樣的話,然後用力的親吻住他的唇。

冇有讓白鈺再說話,若亞瘋狂的占有著這個人。

越是害怕,越是想要得到。

可是,就算這樣占有了,他惶恐的心卻也還是冇有一絲一毫的減少……

明明已經得到白鈺,但是他卻感覺到這個人離自己越來越遠。

他已經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將白鈺的心留在自己的身邊了-